潜灵无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潜灵无忧 首页 佛家常识 查看内容

走近佛教11

2015-10-17 10:52| 发布者: xiaocp| 查看: 7| 评论: 0

摘要: 《走近佛教》 第九章 终极关怀太多的迷障让我们忘记自己正在迈向死亡。关怀临终者可以让我们悲切地觉察到:不仅他们会死,我们自己也会死。当我们知道自己和众生一起正迈向死亡时,就会产生一种几乎心碎的脆弱感,感 ...
《走近佛教》 第九章 终极关怀

太多的迷障让我们忘记自己正在迈向死亡。
关怀临终者可以让我们悲切地觉察到:不仅他们会死,我们自己也会死。
当我们知道自己和众生一起正迈向死亡时,就会产生一种几乎心碎的脆弱感,感受到每一时刻、每个众生都是那么珍贵。
 
一、临终关怀

我们在有生之年幸遇佛法,走上念佛的道路,对生死大事不再担忧,人生之旅才真正有了意义。
但还有太多的人,比如我们的父母兄弟、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平生无缘得遇佛法,即使有所接触,也难以生信,一期人生将成虚度。对于他们,我们可以在其临终的特殊时刻,用我们的爱心来传达佛的弘恩,使之也能信心开发、往生极乐。
尽管会很生疏,还是让我们试着了解精神层面的知识,并对临终者提供最大的帮助。
 
(一)此生的结束

生命结束时,生理上要经历“四大分离”的苦楚,全身有如重物压迫,意识暗昧,手足抽搐,忽冷忽热,气喘身颤,唾液干涸,精疲力尽,容颜消失,眼不能视,耳不能闻,口不能言,犹如百千把剑割裂身体。
临终者心理上要经历复杂的意识活动,首先是“全景式回顾”:“一生善恶,俱时顿现”,生命中的一切逐一浮现。而且,不仅看到一生的事件细节,还会看到自己的行为所产生的后果,经受自己带给别人的一切感觉。当临终者看见自己的一生重演时,会遭遇类似的问题:
你这辈子做了些什么?你为别人做了些什么?
所有这些都突显一个事实:死亡是面对面接触自己的时刻,在死亡时,无法逃避自己的真面目。
在此时刻,善业众生自忆先前所作令人喜悦的善事,陷入幸福的回忆中,无极苦逼迫于身,坦然而终;恶业众生对自己所经验到的许多事情感到羞耻,觉得那些似乎不是自己做的,生起恼恨、恐惧之心,众苦逼迫,犹如生龟脱壳,感觉天地崩溃,看到离奇幻相,听到古怪声音。
 
(二)临终关怀

生命留给临终者的,是深度的恐惧:恐惧离开所爱的人,恐惧尊严荡然无存,恐惧要依赖别人,恐惧此生毫无意义,恐惧因愈来愈强的痛而失去控制,最大的恐惧就是对恐惧本身的恐惧,越逃避,它就变得越强大。
临终者正在丧失他的一切:他的亲情、他的财产、他的身体、他的心。我们在生命里可能经验到的一切损失,当死亡来到时,全都汇集到一起。因此,临终者怎么可能不悲伤、痛苦、愤怒呢?
因此,我们要再三向他肯定:不论他感觉如何,不论他有多么挫折和失望,这都是正常的。
我们可以直接把自己放在临终者的立场上。想象躺在床上的人就是我们自己,正在面临死亡,痛苦而孤独,然后问自己:
我们最需要什么?
最希望眼前的亲友给我们什么?
我们将发现,临终者所要的,正是我们想要的:被真正地爱和接受。
临终者期待被看成正常人而非病人,只要触摸他的手,注视他的眼睛,轻轻替他按摩,或以相同的律动与他一起呼吸,就可以给他极大的安慰。
应该仁慈善巧地告知临终者:他正在接近死亡。临终者从直觉上知道自己已为时不多,却仍然依赖别人来告诉他。如果家人不告诉他的话,他也许会认为那是因为家人无法面对那个消息,然后,他也不会提起这个主题。这种缺乏坦诚的状况,只会使他感到更孤独、更焦虑。
让临终者把他真正想说的话说出来,温暖地鼓励他尽可能自由地表达对临终和死亡的想法,这种坦诚、不退缩地披露情绪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让临终者顺利转化心境,接受生命,好好地面对死亡。
临终者常常会为一些未完成的事焦虑,对过去的所作所为不能释怀。如果我们不能帮助他处理未完成的心事,他就不可能全然放下,就会紧紧抓住生命,害怕去世。
首先亲友必须学会放下,学会放下临终者。如果我们攀援着临终者,就会给他一大堆不必要的头痛,让他很难安详地去世。临终者必须从他所爱的人那里听到两个明确的口头保证:
一、允许他去世。
二、在他死后,亲人们会过得很好,没有必要担心。
我们坐在所爱的人床边,用柔和的语气告诉他:“你将要过世,死亡是正常的事。我们希望你可以留下来,但我们不要你再受更多的苦。我们相处的日子,我们将永远珍惜。现在请不要再执著生命,放下,我们完全诚恳地允许你去世。”
有些家庭拒绝让他们的亲人离开,认为那样才是对亲人的爱。让我们想象自己就是在生命边缘的亲人,想象自己站在即将远航的邮船甲板上,所有的亲友都在岸上挥手道别,船已经离岸,除了离开之外,我们别无选择。此刻,我们希望亲友如何向我们说再见呢?
尽力帮助临终者解脱对一切财物、朋友和亲人的执著,让他清楚交待如何分配财产,把每一件事情都安排清楚,这样才可以真正放下。
临终者最后的念头对未来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在死亡的那一刻,心是完全不设防的,很容易被情绪所主宰。而最后一个念头或情绪会被极端放大,淹没整个认知。
在诸苦交集的关头,素无宗教信仰的人难免会慌乱痛苦,生起恐怖、焦虑、贪恋、嗔恼等恶念,从而转生恶的境界。
因此,四周的环境非常重要,一定要宁静和谐,在可能的情况下,让临终者在家里过世,因为家是人们觉得最舒适的地方,在临终者能看见的地方挂一张佛像,使他眼中见佛、心中有佛。
如果是在医院里,有很多方法可以提供帮助:带来一张佛像,摆一束鲜花,打开念佛机,建立一个温馨的氛围。
亲友应提起正面的情绪和神圣的感觉,如爱、慈悲和恭敬,尽量放下攀援、欲望和执著,痛苦和悲伤将会破坏祥和的气氛,使临终者失去死亡时刻的平静。保持自然,保持我们平常的样子,单纯而平等地跟他沟通,让他感到我们真的关心和接受他。提醒临终者:他一生中有很多做得好的事情,让他觉得生命是建设性和快乐的,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的美德上。
当我们眼睁睁看着所爱的人离开人间,强忍悲痛不哭出来是很困难的。所以,亲友要提前把执著和悲伤处理掉:一起哭出来,表达出对临终者的爱,说再见,在死亡时刻真正来临前完成这个过程。
在临终者断气的一刻,不要过度表露悲伤,因为临终者的意识在那一刻特别脆弱,亲友在临终者床边的啜泣,对他而言,犹如雷声和冰雹。
 
年老的苏格兰妇女玛琪在丈夫不省人事、接近死亡的时候来到医院。玛琪伤心欲绝,因为她没有机会与丈夫道别,她觉得太迟了。
医院的工作者鼓励她说,虽然病人看起来没有反应,但他可能还可以听到她说话,许多人虽然丧失意识,但事实上知觉作用仍然存在。他们鼓励玛琪花些时间陪丈夫,告诉他心里想说的话。
玛琪没有想过要做什么,但还是接受了建议,告诉丈夫过去相处的一切美好回忆;她多么想他,多么爱她。
最后,她对丈夫说:“没有你,我会很难过,但我不想看到你继续受苦,因此,你应该放下了。”
一说完这句话,她的丈夫发出一声长叹,安详地过世了。
 
(三)助念

我们眼前的人正经历着可怕的痛苦,我们几乎不能提供任何帮助,不知该怎么做才好。此时,应把我们的心整个开放给临终者,为他的痛苦生起慈悲心,为他启请阿弥陀佛的神圣力量,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
阿弥陀佛会慈悲地出现在临终者上方,以爱心凝视他,以光明加持他,净化他过去的罪业,减轻他目前的痛苦。
把阿弥陀佛的无量愿力、极乐世界的清净庄严在临终者耳边述说一遍,使之生起往生西方的正信,告诉他:“娑婆世界犹如火宅,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你若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愿生西方净土,到了临终的时候,阿弥陀佛就会手持莲台出现在你面前,迎接你往生西方。你以前即使有再大的过失,也不要放在心上,阿弥陀佛不会舍弃任何一位众生。只要一心念佛,决定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由亲友组成助念团,分班助念,使临终者随念,如果六字、四字圣号难以提起,随念一个“佛”字即可,如果连“佛”字也提不起来,心中知道有佛即可。经中说:“临终不能观及念,但作生意知有佛,是人命终得往生。”
让临终者安详地死去,死后不要让身体受到干扰,让他的心保持宁静,持续助念到最后时刻(断气后八小时)。
通常情况下,临终者往往担心念佛功夫不够,把握不住自己。阿弥陀佛愍念他颠倒散乱之苦,慈悲现身,垂手接引。临终者见佛显现,被佛光注照,身心安稳,如入禅定,自见坐金莲花,受生七宝池——阿弥陀佛对众生的临终关怀,可谓周全之至。
多数人在昏迷的状况下去世,但他们还是会敏锐地觉察周遭事物。因此,不断积极地对昏迷者讲话是很重要的。首先对他表达明确的关怀,赞美他的善行,然后为他助念。
 
一个人在临终时看见地狱,因自己念佛、大家助念,地狱消灭,得到往生,这是我的一个老朋友的弟弟的真实情况。
我的这个朋友姓王,江苏有名的中医,也是一位很虔诚的佛教徒。他的弟弟是个阔公子,生活放荡,青年得病,临终时也是地狱相现了,十分恐怖,哀求他哥哥救济。
哥哥说:“赶紧念佛!”并请多人一齐助念,病人自己也念。他在母亲逝世时曾念过佛,这个时候,地狱都看见了,还能说不信?转眼那油锅里头就是自己啦!想不想躲开?所以,这时念佛那就是真诚了。
弟弟念了一阵之后就说:“好了,地狱没有了,佛来接了。”就走了。
这是二三十年之内的真事。(黄念祖居士《大经白话解》)
 
二、帮助亡者

由于缺乏对生命的了解,我们会认为对亡者再也不能提供任何帮助,这种信念只能加深我们的痛苦和孤独。其实,生死之间并无任何区隔,慈悲心的力量和温暖可以伸展到任何境界中。
 
(一)中阴身

临终者断气大约八小时后,身体完全冷却,神识逸出体外,如释重负,但所见光明渐渐消失,神志也变得昏沉迷惚,在三日半之中,忽可出现一刹那的清醒,不知自己已经死去,呼唤家人的名字,寻求家人的帮助。或可寻见家人,如在梦中;对家人说话,却见他们视若无睹,想尽办法还是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内心甚感悲哀、愤怒、挫败,“犹如鱼在热砂中受苦”。
当发现自己没有身影、在镜子里没有反射、在地上留不下足迹时,他才终于了解自己已经过世。
承认已经去世所带来的惊吓,足以令他昏厥过去。
三日半后,神识依我执和习气生成酷似前生的身形。因为处于死亡到转生之间,所以称为中阴身。
中阴身与生前形貌相同,身体完好(即使生前有残缺),身高如孩童,以气味为食,四大细微,非肉眼所能见。
由意识所化的中阴身能知他人心中所想,有前知回忆及明白事理的特能,从前各生的经历在此时能随意活现于目前;中阴身耳根灵敏,虽游荡于远地,一闻召唤,必立即前来;中阴身有不可思议的通灵,能见到肉眼所见不到的事物;还能遥见其所应去处,随意往来于宇宙空间,无影无碍,欲往何处,随念即至;还具通力,墙壁、高山均能通过。
中阴身有两种心理倾向:
一、飘忽不定,孤寂凄苦。
二、“依于淫欲倒心”。
他不属于任何一道,当因缘成熟时,就会以各种方式转生。
中阴身形成之时,习气的种子苏醒过来,顿觉清明,感觉“如同天和地又分开了”,此后进入七七四十九“天”的中阴幻境。
中阴身会重演生前的一切经验,重新经历很久以前的生活细节,再度造访所曾游历的地方,甚至包括“仅仅吐过一口痰的地方”。
中阴身每过七天要被迫再次经历死亡时的痛苦经验。一切都在快速进行,前世的恶业以非常集中而混乱的方式出现。
在中阴境界里,中阴身因不能宽恕自己而在心中呈现审判的景象:善心化成白色的守护神,重述前世的善行,为自己辩护;恶心化成黑色的司恶神,数记前世的恶行,提出控诉;业的镜子为审判的最终结果提供证据。
在第一个七“天”,有两种平行的光明化现,一种是色彩明亮的佛光,另一种是色彩暗淡的轮回之光,认证前者则入佛土,认证后者则入轮回。通常,中阴身惧怕灿烂的智慧之光,而由习气邀集来的轮回之光却使他感到温暖。
当业力的狂风吹起时,眼前会突然出现各种可怕的亮光、幻影、声音,又见生前所杀害的众生前来索命(这些都是生前业力的显现)。中阴身在恐怖的黑暗中逃避,却被贪、嗔、痴化现的一白、一红、一黑三个深渊挡住去路,中阴身又饥又渴、苦不堪言,被恐惧所征服,到处寻找避难所。
事已至此,中阴身完全成为无主游魂,投生欲望不可抑制,但四面袭来的乌云、密雾、雷电、骤雨、猛火、恶兽、魔鬼使他到处逃窜,他孤苦无依、肝胆俱裂。
同时,越来越强烈的六道之光前来勾摄,中阴身被自身业力牵引,应生何道,即随彼道之光而去,毫无选择余地,于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各处分别见宫殿、集市、战场、石窟、荒野、铁城等景象。
极善之人生天界,极恶之人堕地狱,没有等待因缘的必要,所以不入中阴。
信心深厚的念佛人,临终之时阿弥陀佛慈悲加佑,心中欢喜踊跃,顷刻间往生净土,也没有中阴身的过程。
 
赖朝河于1956年出生于台湾南投县信义乡,1977年,在马祖服兵役时担任弹药士,整日与炮弹为伍。一天,在清点炮弹时,一颗硫磺弹爆炸,他的整个脸部及正面身体被灼伤,倒在地上打滚。连上兄弟急忙为他冲水,送往医院急救。
赖朝河疼痛难忍,旋即昏迷,不久神识出窍,浮在身体上方,看到医护人员为他冲洗伤口,看到自己的身体被包得像木乃伊。此时,既没有疼痛,也没有喜乐哀伤,一切似乎平常,那个木乃伊仿佛跟自己毫无关系。而每个来看他的弟兄他都清楚地知道。他来去自如,没有空间的隔阂;能透视桌面、墙壁,隔壁手术室的医师正在为病人做手术,他看得一清二楚,楼上楼下无有一物不在他的视线之内;而营区的长官及弟兄只要谈论与他有关的事情,他就马上到场,听到他们所谈的内容;每天有弟兄轮流照料他,他都看在眼里。
外岛的医院设备简陋,曾有医官建议送他回台湾治疗,但别的医官持反对意见,认为以他的状况撑不到台湾——每次医官讨论救治方案,他都在场,也很清楚讨论的结果。
一星期之后,院方将他送回台北三军总医院治疗。
台北与马祖虽然相隔遥远,但马祖营区的官兵只要一聊到他的名字,他的神识就马上到场,似乎没有距离。有一次,营区弟兄正在包粽子,有位同胞提起:“这些粽子包好,要送几个给赖朝河吃。”他马上到场,听到并看到。
这期间,医院有陌生医生来会诊,讨论他的伤势,他都亲自参与,只是无法表达意见。以致他苏醒后能熟悉地叫出所有参与治疗的医生的名字。
曾经有两三次,他处于虚空当中,眼前的世界空无一物,没有肉体的包袱。那种特殊的感觉有说不出的舒服、自在,让他永生难忘。
又有一次,他突然闻到一阵清香,连续三天,这阵清香一直弥漫在他四周。
二十几天后,神识不知不觉回入躯体,知觉开始恢复,他感觉全身疼痛。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整形手术,赖朝河才恢复到现在的样子。
出事的时候,军方封锁消息,但母子连心,赖朝河的母亲似乎知道儿子出了事,心如刀绞,一直要求大儿子赖明喜去打听弟弟的消息,又去求见赖朝河的一位早年出家的伯父。伯父告知:“回家念佛自然就会逢凶化吉。”回家后她便虔诚念佛,祈求阿弥陀佛救救她的儿子。
赖朝河因不愿让家人操心,一直不敢回家,也没和家里通信;大哥连络他的过程也困难重重,等连络上时,部队已迁回台湾,而他也已经出院,重返部队。兄弟相见,恍如隔世。
赖朝河日后才知道,当时连续三天所闻到的香味,是母亲念佛时所供的檀香。(《慧净法师演讲集》)
 
(二)超荐

诚如前面所介绍的,中阴身敏锐的觉察力使他特别容易接受眷属的帮助,因为没有肉身的束缚,他的心会变得很容易被引导,只要把善念导向他,就有很大的利益。
帮助亡者最有利的时间是在受生中阴的四十九天内,尤其是前二十一天。在前三个星期内,亡者和生前的关联比较强,比较能接受家人的帮助。
最有效的超度方法是称诵南无阿弥陀佛。我们用真爱和诚意为亲人祈祷。如同火会燃烧、水能止渴,阿弥陀佛一有人启请,就会立刻出现。
当南无阿弥陀佛的声音响起时,从阿弥陀佛身上所发出的巨大的光将洒遍亡者的身心,使他得到彻底净化,把他从混乱和痛苦中解脱出来,施给他深度、持久的安详,并迎接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每当想到过世的亲人,每当他的名字被提到时,我们就把爱心送给他,称念南无阿弥陀佛,称念多少,随个人所愿。
亡者的神识能够清楚地感知我们的思想、念头,因此,可以毫无障碍地了解我们向他开示的教义,甚至不同的语言也不能构成隔阂。因此,开示的人应专心一意,而不只是照本宣科,这一点非常重要。同时,亡者是活在实际的经验里,比起我们,更有能力了解真理。
对亡者的帮助,并不限于死后四十九天。帮助过世的人,任何时候都不嫌晚。我们要帮助的人即使已经过世一百年,为他念佛超荐仍然是有益的。
 
我母亲受旧式儒学教育,又崇尚唯物主义,一生否定“死后世界”,当然谈不上任何宗教信仰。
我学佛后,知道人死不灭,有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也有阿弥陀佛极乐世界,便很想劝母亲也能信佛念佛,永脱轮回之苦。但母亲每次见我要说,便立即摆手道:“子不语怪力乱神!”
母亲年近八十五岁,早已偏瘫,又身患多种疾病,可谓生死大事迫在眉睫,而她一生所学知见又是如此坚固,我只好在心里默求:“母亲临终时,我一定要在她身边,趁她神识离体,看得见自己躺在下面时,再给她讲佛法,她就相信了。”
1996年9月,我本来准备出国度假,已在北京机场检好票,出关时,却因护照上的一点儿问题必须回户口所在地贵阳签证。就这样因缘巧合,回到母亲身边,满了我所许下的心愿。
返回贵阳的第二天黄昏,母亲突发心脏病,不停地喘息、痉挛,整个人紫胀变形,嘴唇突出,痛苦到仿佛眼珠都要鼓出来。抢救的医生和我们姐弟几个围绕在她身旁,眼睁睁看着她痛苦不堪地挣扎到第二天上午。
我跪在母亲身旁,一直用手摸着她的脉博,在母亲脉搏试不到的时候,我仿佛听到她说:“咦,我在哪儿?”
我赶紧对她说:“妈!您是否看见您自己已躺在床上了?您现在应该承认:人死是不灭的。”
我告诉她:“您目前的这个阶段叫中阴身,把握中阴身是一个人能得救的最后机会了。在面临生死大关时,即使再怎么舍不下亲人也要舍,茫茫生死海中,只剩下自己在轮回道上孤独无助,没有出头之日。只有西方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愿力所建,阿弥陀佛发下四十八大愿,接引众生到他那儿去成佛,永免轮回之苦,那里才是众生真正的家。到了极乐国,会得到阿弥陀佛的最高智慧,您每分每秒都能看得见我们,还能把我们一个个救到身边,永远不分离。我们这里几十年,在西方极乐世界不过一瞬间,您就放心跟阿弥陀佛去。”并请莲友高举佛像称念佛号。
念着念着,躺在床上早已停止呼吸的母亲仿佛慢慢听懂了我的话,那临终挣扎变形、痛苦不堪的面容变得十分安详,就像在宁静的梦境中熟睡。
我的住处有一本《中阴身救度法》,我准备回去拿,便交待家人不要动母亲的身体,免得八小时内神识还在,母亲会痛。可等我匆匆赶回时,家人已按照民间习俗为母亲穿好衣服,移动身体,未到八小时即送到殡仪馆,放入冷冻棺中,等待海外的亲友前来吊唁。
虽经这一番折腾,躺在棺中的母亲面容仍很安详,只是眉尖微皱,不像先时那么舒展平坦了。
五天后开棺火化,母亲遗体柔软如婴儿。
由于我对阿弥陀佛救度众生的真相不了解,几年来一直不敢判断母亲是否已经往生,只是认定她至少已升天了。后来在一篇文中看到,当中阴身离体的那一瞬间,早已等待在旁的佛是“唰”地一下放光直射中阴,可见佛度众生是如何的急切!
幸闻阿弥陀佛本愿救度之后,这才了解到,原来我们的往生是阿弥陀佛十劫以前早已证得的果,是不论我们信疑都已成就的事实,每个众生,缘熟就得度。
我母亲一生并未信佛念佛,只是中阴身时才听到一次开示,便显现如此瑞相,往生净土。
想到就在我撰写这篇文章的此刻,母亲正和阿弥陀佛在一起;而不久的将来,我自己往生时,即能再与母亲团聚,永不分离,一起广度众生,我的心里有一种扎扎实实的安慰。
南无阿弥陀佛!(贵阳王通玖记述  2000年12月)
 
印光大师言:“帮助一个人念佛,即是帮助一个人成佛,其功德何可思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走近佛教10下一篇:和谐拯救危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儒家、道家、佛家三教合一网  

GMT+8, 2015-10-28 12:20 , Processed in 2.44628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