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灵无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潜灵无忧 首页 儒家精要 查看内容

孔学批判二

2015-10-17 10:02| 发布者: xiaocp| 查看: 2| 评论: 0

摘要: 孔学批判解二:孔子的真面目是什么?真孔子就能够救中国吗?我“批判”孔子和儒家,是因为孔子和儒家今天都还活着;我对研究和分析已经死去的学问不感兴趣,更不会花时间来这里写东西解剖死人;这是大学里的“国学大 ...
孔学批判解二:孔子的真面目是什么?真孔子就能够救中国吗?

我“批判”孔子和儒家,是因为孔子和儒家今天都还活着;我对研究和分析已经死去的学问不感兴趣,更不会花时间来这里写东西解剖死人;这是大学里的“国学大师”或者考古学家们干的事情。我认为看我博客的人也不是喜欢研究死文化的人,他们想从这里找到的,应该是“知行合一”的,新鲜活泼的生活智慧。
孔子和儒家今天依然深深地植根于“中华民族”的灵魂深处,它活在官员和大众的心里,活在以为自己对传统文化和孔子儒家都“不屑一顾”的人心里。儒家思想今天依然体现在中国人的一切日常行为中,甚至渗透在文盲的日常行动中。这是阻碍我们民族迈向真正现代化国家的最大障碍,也是障碍我们民族寻找真正“幸福生活”的障碍;这就是“文化”的厉害,只要曾经沾上了,就很难洗脱,连不会读书都逃不掉;只要你在“儒家文化圈子中”生活过,就足以让“儒家思想”不经意地深入自己的言行举止。学堂的老师,都以为自己是学道家的,他们中有些人甚至从来没有看过【论语】,直到有一天,他们才发现自己骨子里原来就是“儒家信徒”。因此我认为,有必要彻底解析一下儒家,挖掘国人行为举止最深处的“根子”;特别是在中国人面临巨大变化的今天,思想习惯于“停留在过去”的,深受儒家惯性思维影响的国人,会无法迎接新的,更美好的生活。特别是现在的国人,连最基本的儒家功夫--“礼”的底线都已经丢弃,实际上思想上接受和无意识地应用的,是儒家思想中最不可取的一部分,这必然导致非常严重的情况发生。
 目前社会的“乱”和“愚”,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我只是希望不要快速堕落为“大乱”和“大愚”而已。只是希望国人在未来的“大变乱,大精彩”中,会因今天的思考,去自己的思维深处找到自己对此应负的责任---我们对自己遭遇的每一件事情都负有责任,当你把责任推开,也同时推开了自我的救赎。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认为有必要现在来剖析孔子和儒家。在目前尚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做的情况下来写孔子和儒道思想解析,绝非是“学术的热情”,而是“世俗的必要”。
有些人对于我批评孔子的言论,感情上难以接受;虽然他们并未挑出行文和分析论证中的问题,也没有反驳逻辑推导的过程;也承认儒家的确带来了一系列中国人的问题和历史灾难。但是他们提出:孔子的原始思想和后期被篡改过的儒家是否要区别对待?在批判被历代统治者利用的儒家,被朱熹篡改后的儒家时,是否需要把孔子的原典儒学区分呈现出来?只要还原“真实的孔子”,是不是就对今天的人们有帮助有价值?
这些人的思维模式,正好就是儒家传统的思维观点:“为尊者讳,为贤者讳,为长者讳”。国人们对于自己心目中的“伟大人物”--圣人,很难接受他居然有缺点,甚至很难接受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即使自己发现圣人明明有毛病,也要装看不见的样子来自欺。发现别人看见了圣人的毛病,也要说“嘘,千万别说出来”,以为这样才是“温良恭俭让”的“君子”。一种学术文化体系,一种“国家学问”,居然会把容忍缺点和假装弱智当做美德,与西方认为学术就是追求最高实相的原则完全相反;因此儒家在通过否认现实,拒绝真相的方式,让大家表面上“和谐”的同时,也必然纵容缺点甚至恶行,或者会让本来很小的事态,演化为严重而不可收拾的局面。
我不是君子,我是小人---我更愿意自己是那个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人儿。(道家修行的境界,不是看你成为多大的“大人”,而是看你与婴儿接近的地步(如婴儿之未孩-老子)。所以,道家的有道之士,估计都是“小人”)。我更愿意把自己看到的“真相”无保留地揭示出来,尽管这些真相很不好看,也很难接受!
董仲舒的儒学,以及朱熹的儒学固然不是什么高明的东西,孔子也的确是被他们利用和篡改了。问题是:我也不认为孔子本人就有多高明。实际上,我认为孔子远远比不上先秦的墨子更有思想和更有眼光,以及更有行动力,更有影响,对社会的认识更清楚,对帮助中国人的现实生活更有价值。更别提与【老子】相比了。
 我至今都没有让孩子以及学堂的学生们背诵儒家的圣经【论语】。对于一家以学习中国传统文化为主的私立学堂来说,这是难以想象的。【论语】当然有一定的价值,不过作为对孩子的教育投资,我觉得让孩子们背【老子】;【心经】,【金刚经】;【黄帝内经】,【淮南子】;【吕氏春秋】;甚至是背【张三丰内家拳经】,都要比读【论语】回报率更高一些。
因为我读【论语】的时候,怎么也读不出“肃然起敬”的感觉;看孔子的作为,怎么也生不起“亦步亦趋”的追随之念。读【论语】时,我常常能够读出孔子的悲哀和无奈,能够读出孔子的言不由衷和敷衍,能读出他的言外之意,也能够读出他的伤感和失意。在我看到孔子言论中一些很值得欣赏的智慧闪光时候,我同时也会发现他很多自相矛盾和逻辑冲突的地方(例如孔子有“勿意勿必 勿固 勿我”的灵动智慧,同时又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执着不化)。
有时候,觉得孔子很可亲;有时候,又觉得他很可怜;他终生抱有“远大的理想”并为之奋斗一生,却一生郁郁不得志。我相信孔子死的时候,一定是“死不瞑目”的,他这一生留下了太多的遗憾。如果有轮回,他一定会再次回到这个国家“从头再做”吧?我才不会相信他如后世吹捧的,到天国去主持文化部教育部工作,当“文曲星”去了呢。
有后人们把孔子当年的不得志,解读为统治者不珍惜人才。坦率说,我根本不认为孔子是什么高明的人才,他只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一个典型的书生;我相信当时的王侯们也同我一样不认同孔子的实际工作能力。因为当年每一个封国的国王,都是希望“富国强兵”的,都是“求贤若渴”的,只要真有本事,利国利民,岂能不用?当时的王侯们不像是后来“大一统”后的皇帝天子根本就不要本事和能力,也不在乎富国强兵,只在意“稳定压倒一切”,保住自己的皇位才是最要紧的“事业”。因此孔子“刚下海”的时候,这些王侯们也有人慕名见了孔子,但是一听夫子说的一套迂腐不堪的“治国之道”后,就知道是“书生之见”,不堪使用而放弃;以至于后来列国的“老板们”都看透了孔子,就没人再愿意见孔子了。因此弄得孔子“周游”后期,常常“惶惶如丧家之犬”一样到处流浪。
孔门弟子们也难以解释这种情况,于是就又编了个神话,说是孔子当年不见用,乃是因为“孔子太有本事了,弟子们也太厉害了,王侯们怕用了孔子之后大权旁落”,呵呵,真是笑话。只有不懂当时的历史现状和政治格局的人,也不懂孔子之学的人,才会为孔子的落魄找到这种理由吧?
仅仅从孔子杀少正卯一事,就可以看出孔子实在不是一个“会做事”的人,不仅比历史上的贤臣名相们差多了,甚至连一个干练点的小官员都赶不上;从这事的处理方式(上任七天就杀人),可以看出来他很迂腐幼稚,不理性,轻率,不顾及后果,又有些自以为是;因此后来在官位上混不下去是很正常的。首先这种行为是“违道”的,也是“不德”的;更是“不仁”,“不义”的。是否符合“礼”也不知道;更不幸的,这还是“不智”的---他没有去思考“少正卯是不是一定要杀呢?是不是还有不杀也能消除心头之患的方法呢”?这样的方法和选择其实有很多(道非恒道)。即使真的要杀,必杀,该杀,是不是可以找个好一点的,别人能够服气的理由来杀呢?只有几句让弟子们都不见得服气的“罪名”强加于人,即使自己是“问心无愧”的。但是“为政”就是要让“别人服气”,而不是只管“自己痛快”呀!
容不下与自己不同的观点和人物,与孔子自己【论语】中要求的很多原则都不符合(比如他自己说的“不教而杀谓之虐”---杀了之后才扣个罪名,当然是虐杀)。他尊崇的周公也肯定不会这样乱做事,乱杀人(参见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证明孔子连基本的判清局势,拉拢人心都不会。更别说在乱世将临的时候,要治理国家,不去好好“礼贤下士”,却把这种有本事,很有影响的名士杀掉,不是自毁前途吗?连曹操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军人,对于“击鼓骂曹”当场侮辱他的名士都不敢杀,不是他没有这个能力,也不是他不想杀,甚至不是没有理由,只是他需要顾及“社会舆论”和“不良后果”,只好隐忍不发;再对比一下孔子的作为,哪里像一个想要“中兴”的领导人物和智者呢?无论是眼光,心胸,气量,谋略,手段等,一项都没有,仕途上当然就不会顺利了。
如果孔子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好好考虑,就很轻率地做了,可以想象他“政治上是很不成熟的”,死读书,认死理的儒生们往往都是这样;偏偏他一生又热心寻求“与政治挂钩”,当然就会一生不得志了。其实,在【论语】中,我们常常会发现孔子处理某些重要事情时这种超级幼稚的态度和方法。因此,说他是“乌托邦,理想主义”一点都不过分。可是他自己似乎一直不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偏偏坚持认为自己的想法就是“济世良方”,坚持“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地推行“周礼”,这就是孔子一生最大的错位和必然的失落。
站在我的评判角度来看,甚至难以承认他是“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我承认他的确是一个“好老师”,也很有知识和修养,但绝不是一个“智者”,也没有什么完整的思想体系,【论语】里面充满了自相矛盾的思想和逻辑,缺乏前后一贯的体系,连一个“仁”的定义都无法界定,常常互相矛盾;当然他就更不可能是什么真正的“思想家”了,最多只是“思想者”而已。至于要封他当伟大的“教育家”就更不成了;因为当一个真正伟大的教育家,比当思想家更难;不仅需要有深刻的思想,更需要有行动和实践能力,要善于做一个真正的领导者,也善于培养各种领导者。这种伟大的教育家,必然同时是伟大的思想家。如佛陀,老子,耶稣等,才有资格称为“伟大的教育家”。孔子“万世师表”的身份,是统治者为了进行愚民教育而树立起来的;这种“愚民教育”的内容,我不认为是真正的教育,当然我也就不认同孔子“伟大教育家”的身份了。当然,我也不反对别人这样认同,这只是个名相而已。
【论语】中的孔子,基本上是一个友好,亲切可爱,有点执拗,知识丰富,也比较有趣的老头。他与弟子们的关系其实很平等,绝非如后世被“供起来”的圣像一般“威严”和高高在上。有时候看他与弟子们的对话,当弟子们说一些昏话,提一些昏问题的时候,孔子的回答常常有些无奈。弟子脑子不转乱提一些不着边的问题时,孔子也耐心地“打太极拳”,不乏幽默的地方;有时调皮的弟子会故意找到老师说话的漏洞和矛盾,孔子也会赶快解释一下,也常常自嘲。弟子们对孔子的某些话不认同,提出反对的意见,孔子往往也坦率地承认自己“说错了”;也会对自己的处境和状态说一些笑话;这让我想到当时的场景,会不自觉地笑起来。总体来说,读【论语】的时候,觉得这老头还是很可亲的,也是值得尊重的。不过似乎别人眼里就不是这个形象了,似乎很伟大很威严。我认为是人们被传导的“万世师表”这种威严的先验映像吧。
今天的孔门弟子们会想象,当年不得志的孔子,如果出生在后世,就会转变命运了,可能历代的皇帝都会大大地重用孔子当国师吧?这样中国就会成为“真正的伟大和文明的国家,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了。其实这也是幼稚,是不懂孔子,也不懂后世官家的浅薄思想。这种自做多情,就相当于因为鲁迅在当今中国大陆“备受推崇”,就推导他活到解放后会“很受重用”一样可笑。正好1957年有人问过毛泽东,如果鲁迅今天活着会怎样?毛倒是说了一句很真实的话:“要不关起来好好学习改造,要不就什么都别说别写”(大意)。大家以为鲁迅是郭沫若吗?
孔子当然不是鲁迅,因为他“温良有礼”的态度,封建帝王们应该不会杀他,只会“不屑”他;因为孔子的“理想主义精神”,以及他身上保留的一些先秦时期“思想独立”的“士”的意识,以及孔子身上还有的一些傲骨,与后世官家对于奴才的要求差距甚远;因此孔子如果生在后世的话,结局应该会比他当年更凄惨,一样会终身郁郁不得志(一个小笑话,诸位有“神通”的可以看看孔子“转世”后,是否得到皇帝的重用了?如果发现我这个判断“错误”,我愿意向孔子道歉)。
因此,把今天被历代统治者捧起来和神话以后的孔子地位,当成是孔子真实应该拥有的历史地位;以为只要“读懂了原典”,恢复“真正的孔子”就能够救中国于水火,这只是孔门弟子的一厢情愿而已,是很幼稚的想法。我们必须明白:孔子“至高无上”的先师地位,仅仅是统治者把孔子作为一面招牌和旗子来利用而已,并非真正的尊孔。他们必然要篡改掉孔子尚有价值的一部分思想,同时也会把孔子有利于他们统治的部分内容特别强化出来,甚至无中生有地编造出来。这就是后来“儒生们”干的事情--歪解孔子。因此,南怀瑾说过“儒生是孔子的罪人”,一点也没错。
我认为,固然被统治者利用和篡改的孔子及其儒学有严重的问题,不是当代的中国人所需要的。但是,孔子本身的“原典思想”,也没有真正的社会实施价值和意义。因为孔子的核心“礼”,已经分析过了是“乱”和“愚”的开始,历史已经证明是不能实现的幻想。即使有人坚持孔门的“仁义”具有现实意义,值得社会推行,我倒是同意这一观点。这个境界虽然没有道家“道社会和德社会”高,但的确有实际价值,能够提高社会的整体幸福度,也能够避免中国后来的“悲惨命运”。
可惜的是,真正的“仁义”思想及其具体的实施方法和原则,却不在孔门儒生们这里(前面已经分析过了)。真正的“仁义治国”思想,其实是在中国的墨子,墨家哪里。这是当年比儒学更受欢迎的一大“显学”,主要的思想原则就是“兼爱,非攻,非乐,节用”,还有“尚鬼”---墨家对“无形世界”似乎有感受,看来他们比较有灵性基础;这很像是今天基督教新教徒的思想(清教徒),马克思.韦伯写【资本主义与新教伦理】专著中,就明确了这种清教徒的行为方式对资本主义发展的重要性。如果中国当年采用墨家思想来治国的话,会在西方国家还在当游牧民族的时候,我们就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国家”了。不仅富,而且强,科技还发达,而且一定是民主和法制的国家,人民很友好善良,幸福指数很高,政府官员很廉洁。
可惜,大一统的中国,强调等级次序的中国,讲面子和关系的中国,是不能容忍墨家这种强调“人人生而平等”思想的学派存在的。尽管该学派很有实际工作能力,也很有爱心,他们不说空话,专做实事,尊重科学,拥有大批能工巧匠,也尊重妇女,尊重敌人。最特别的是,尽管他们强调“非攻”,反对战争,但是他们却很会打仗,也很勇敢,愿意帮助弱小国家保卫自己。这个当年比道家,儒家和所有的“百家”更务实,更辉煌,更有影响力,也更有实践意义的学派,今天有几个人知道呢?
就别让我讲“墨家”了,我不懂,中国人也不懂,这是我们失落了的历史。可能中国人就是要错过这种美好的可能性,专门选择“丰富多彩”的,“多灾多难”的,“跌宕起伏”的民族历史吧?毕竟墨家“很不好玩”---每个人都平等了,大家都一样了,这让某些人总自命不凡的人缺乏“重要感”,当然不能用。儒家能够让除了女人的每个人都有机会(在部分时间和部分范围内)拥有“绝对权力”和“至高无上”的感觉,自然更受欢迎。
我想,除非有一天,中国人都能意识到真正的人人平等,懂得真正的“自由意志”,懂得自尊,也懂得尊重他人,懂得面对现实,追求真理的时候,中国人就走出了“历史的轮回”。
不过,这一天,似乎还遥遥无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孔学批判一下一篇:孔学批判三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儒家、道家、佛家三教合一网  

GMT+8, 2015-11-15 17:19 , Processed in 0.03248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