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灵无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潜灵无忧 首页 儒家精要 查看内容

孔学批判七

2015-10-17 10:05| 发布者: xiaocp| 查看: 4| 评论: 0

摘要: 孔学批判解七:王财贵与读经运动;缺乏科学思维方式的“教育”是“混乱和灾难”之源内容索引:一:王财贵恢复国人对传统文化重视的努力功不可没!二:国内私学的问题与出路。缺乏科学精神的“读经复古私塾”是死路一 ...
孔学批判解七:王财贵与读经运动;缺乏科学思维方式的“教育”是“混乱和灾难”之源

内容索引:
一:王财贵恢复国人对传统文化重视的努力功不可没!
二:国内私学的问题与出路。缺乏科学精神的“读经复古私塾”是死路一条。
三:缺乏科学思维方式的“教育”,只能培养书呆子。“学富五车”亦毫无价值。
四:私立学堂如想对孩子进行基本的思维逻辑教育和科学素养教育,最好选择理工科背景,文科又好的大学毕业生做教师。

一:王财贵对于恢复国人对传统文化的信心功不可没!
我对孔门和儒家的批判,难免要涉及一个人,就是王财贵教授。人们认为我既然批孔批儒,就一定是反对王财贵的;这种观点就是儒家的“立场主义”!即使我不同意王财贵的某些观点甚至是主要的观点,也并不意味着我要反对他所有的观点;即使我反对他所有的观点,也绝不意味着我反对他这个人。我个人尊重甚至很佩服王财贵为恢复中国传统文化的个人努力和奋斗,这很不容易;但也不能因为我尊重某人,就要认同他的观点,甚至要按照他说的去做。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只是在国人看来应该是“一回事”而已。
对于王财贵教授推行的“经典诵读运动”,我个人持保留的态度。
一:从教育原则上来看,我不认为“回到经典,回到儒家”,就能够解决当今中国严重恶化的各种社会和教育问题;这种理想就如同当年孔子要求大家都“回到周礼”来解决当时“礼崩乐坏”的局面一样,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儒家式迂腐和自以为是。相反,儒家的等级思想和圈子原则,反而对目前普遍的小集团原则和利益有帮助。
二:从教育方法来看,我认为“小朋友,跟我读”这种“教育原则和方式”,根本就谈不上真正的教育思想,只是一种找不到更好教育方法的无奈之举而已。我认为王财贵对于现代教育学的很多基本观念和理论原则都缺乏了解;他的“经验和知识范围”,只是一个儒家幻想中的“黄金时代”,而不是真实的历史,更不是真正的“现实”。因此,他提出的这些“实际教育解决方案”,就必然是“脱离实际”的幻想。
但是,就算我这样判断,我依然认为王教授推广的读经运动有其深远意义。想要通过读经来培养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传人,恢复中华民族的文化辉煌,虽然无异于做梦;但是这个运动也有一定的好处,就是让中国人在西方思想潮流的冲击中,树立了一点文化自信心,让中国人不再盲目地自我否定,让人能够看到中国古代传统的价值(尽管不是儒家的价值)。只有站在王财贵教授不遗余力地推行“经典诵读”深得人心的基础上,且在认同王教授的理念,让国内很多有心人意识到“体制教育”的不足,开始大批涌现各种私塾和私学的情况下,今天大家才有机会站在更高的角度,来重新审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细节,决定传统文化的取舍。因此,我今天在这里“谈道家,谈孔子”才有其现实意义。
因此,今天能够批判和反思孔子和儒家思想对中国的影响,也要感谢南怀瑾,王财贵等前辈;他们为普通的中国人推开了“传统文化”的厚重大门,让我们有机会进入堂中,根据我们今天的认识和需要,来决定自己到底取什么,舍去什么;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实在太多,后世子孙们要根本今天的需要,来决定今天的取舍。这就是【老子】说的“执今之道,以驭今之有”(帛书版原文)。
历史既然已经走到了今天,与当初(十年前)王财贵教授“大声呼吁”重视传统文化的时候已经不同了;在经典诵读和私学办学已经在国内取得了各种实践经验,也遇到各种困难,遇到前进方向上迷惑的今天,在私学教育中已经出现了很多始料不及的问题和各种现实的难关时,人们需要反省和检验自己原来盲目相信的“教育理念”是不是达到了目标,是否有改正的需要了。
要改变现行应试教育的问题,绝不是简单地通过“与现有教育模式相反”就可以这么简单。更不是王财贵教授许诺的“小朋友,跟我读”,死记硬背四书五经这么简单。很多私学开办几年后,就遇到很多“想不到”的巨大发展障碍,当年大力支持的家长和学生的热情迅速消散,很多办学者难于支持,甚至面临倒闭的边缘;这显然与当初参与者设想的“美好愿景”差距甚大;如果各位依然坚持王财贵教授多年前念的“古经”不放,导致种种面临的现实教育问题无法解决,就只能说明我们自己的愚痴不化,而不是王财贵教授的责任。
只会把所有过去的“文化传统”都像宝贝一样供奉起来,却不知审视和善加运用的“守财奴”,与无视传统,对祖先智慧不屑一顾的“败家子”,两者同出,异名,思维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不思考,不肯面对现实!
当然,即令王财贵教授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恢复有很大的贡献,我今天这里的这篇文章,也不是来“吹捧”和“评定”王教授的功绩和成败,只是想通过分析王财贵教授本人的思维和行为方式,让大家惊醒,发现学习“科学思维方式”的重要性。如果大家能够从王财贵教授这里吸取到这种教训,我相信王教授对中国文化的贡献将会更加巨大。即使这是他“无心”的贡献,可能比他“有心”的贡献更有价值。

二:从“王财贵悖论”看儒家式的思维混乱和迂阔不经;缺乏良好思维方式的知识积累,只是一座“看起来很美”的沙上之塔
王财贵悖论,是指王在思维逻辑上和学术原则上,都存在严重的问题。虽然他“忧国忧民”,说起来也“慷概激昂”,头头是道,很容易“感动人”,“影响人”;但是他的很多结论和判断,都经不起理性思考的推敲。只要懂得一点点基本的“科学思维方式”,人们就能够很轻易地发现王教授的荒谬和错误之处。关于这点,我就不多说了。推荐大家看看刘明慧的博文:希特勒是儒家--王财贵关于“儒家”的可笑的推论---什么人才是儒家?(点击进入文章)。
其实,不仅王教授在这里表现出荒谬的结论冲突问题,在他最有影响的“一场演讲,百年震撼”的师大演讲中,也是处处充满类似的思维和逻辑矛盾。他很喜欢下结论,很喜欢“贴标签,下定义”,说激动人心的大话;他很多“精彩的,感人的,震撼的,不容质疑的”结论,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事实依据和逻辑条理。王教授似乎也不关心需要用事实和理性的思维来“证明”自己的理论,他只是一味地提出各种美好愿景,要人们“相信他”,“跟从他”就行。这种态度根本就不是“学术”的态度,而是玩政治和搞宗教的态度。他的这些行为和思想,似乎更佐证了我说儒学根本就不能称为一种“学术体系”的结论;
可惜的是,很多国人却不去思考,忘记了我们要从王财贵这里学习的是“教育思想”,而不是搞什么“政治目标和纲领”。搞教育需要的理性和思考,而不是“满腔热血”!如果我们只是盲目地跟从和相信王教授的“美好愿景和精彩结论”,盲目地期待王财贵教授“许诺”的美好未来自动到来,只能证明我们的愚痴,证明我们不是合格的教育者。
相信很多国人就是在“充分相信王财贵”的激情中,连“中国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做出了“皈依传统文化”的决定。我也相信很多人在经历“时间的考验”以后,现在已经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只是他们依然不愿意质疑王财贵,只是想:“我一定是哪里弄错了”,或者“我们家孩子特殊,不适合这种教育”吧?
看了上面的链接文章后,大家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年轻女子,一个学堂的普通教师,就可以轻易发现“学富五车”的当代大儒王财贵教授所言的结论和思维中的错误?
王教授一生致力于学术和文化,勤奋学习各种知识和思想,可谓学富五车,为什么却连基本的逻辑和科学思维方式都不具备?
这种“王财贵悖论”,对于我们这些办教育,搞文化,想要学习和自我提高的人,有什么经验和教训值得吸取?
如果有人怀疑,这个例子中王财贵教授仅仅是“不小心”说错了话,大家还可以看看刘明慧的文章后面,有拥护王财贵的网友辛苦贴上去的一篇王财贵的长文,就会发现他的思维方式就是“一脉相承”的;王的文章,就像是一大堆“看起来很美”的句子堆起来的一大堆东西,虽然“内容很多”,但你就是看不是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建筑和结构,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他的文字缺乏内在的思维和清晰的逻辑条理,缺乏明确的表达目标;而且到处充满断掉的思维和毫无论据的结论,民族情感上的煽动和大量情绪化用语,而非学术的严谨和思考,令人难以卒读。比如随便其中拿一句出来看看就“惨不忍睹”:
“只有从五四以来的中国人才会那么愚昧,愚昧到现在!所以,假如有人提到儒家,你没有振奋起来,你就是一个没智慧的人,因为你就不懂甚么叫儒家嘛!”
这短短的文字里面,王财贵一共就下了四个结论。这些结论彼此间不仅毫无逻辑关联,没有事实依据和推理,只是一堆大话空话的堆砌。更惨的是:这些结论还互相冲突,彼此矛盾;
我下面就用“科学思维方式”,或者说用“批判式思考原则”,来看看这几句话里面的毛病。
一:只有从五四以来的中国人才会那么愚昧。这句话有事实依据吗?第一:用什么标准来证明“现在的中国人的确很愚昧”?是哪些方面愚昧?第二:“打倒孔家店”的民国时期人,真的比满清时代的遗老遗少更愚昧更无知吗?第三:用“只有”一词,几乎是说“中国人原来一向都很聪明,很有智慧”,有依据来证明这点吗?如此聪明智慧的国人,为何却有不断地灾难?会有“满清的腐败不堪和明末中华的覆灭之辱”呢?第四:王财贵本人,以及王财贵的老师是不是愚昧呢?按照他的这句判断,显然是愚昧的,因为他也是“五四以来的中国人”。如果真这样,他今天做出的判断必定是愚昧的,错误的。只有他的上述判断是错的,王财贵教授才有可能是“不愚昧”的。因此,只有承认王财贵“愚昧”,才能够支持他“正确”的结论。。。。这个糊涂逻辑,您转清楚没有?
二:愚昧到现在!有何种事实和证据说100年来的中国人就是一贯的愚昧呢?是全面的愚昧,还是哪一方面的愚昧?即使同意“现在的中国人的确是愚昧的”这一“事实判断”,但是中国人“现在的愚昧”,跟百年前“原来的愚昧”有什么必然关联吗?中间有什么差异和反复,是加深了的愚昧还是变化了的愚昧?有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变化?
三:所以,假如有人提到儒家,你没有振奋起来,你就是一个没智慧的人。这个句子中的“所以”,是指“中国人愚昧”这个前提依据吗?首先:没有经过检验的“前提证据”能够做您下一步推论的“前提”吗?其次:“中国人愚昧”这个证据,与这句话的结论有逻辑上,思维上的关联吗?第三:“提到儒家没有振奋起来”与“就是没有智慧的人”之间,有何必然的因果推论和逻辑联系?第四:“振奋”的标准是什么?如果“兴奋得五体投地,对孔孟崇拜有加”,像一个信徒般虔诚地“振奋起来”,就是“拥有智慧”的标志吗?
四:因为你就不懂甚么叫儒家嘛!一贯喜欢下结论而不提供任何事实依据和思维依据的王财贵教授,这里总算“提供”了一个对于他评判“你是没有智慧的人”这一结论后面的强大逻辑----“因为你就不懂儒家嘛”。为了把王夫子的这句话完善起来,就自然推理出来:
一:“拥有智慧”的标志,就是要“懂儒家”!(真是--岂有此理)
二:“懂儒家”的标志,就是“提到儒家就振奋起来”;(可笑的评判标准)
三:因此,只要看到此人出现了“振奋起来”的现象,你就是“拥有智慧的人”了,否则就是“没有智慧”;
到这里,王教授最终完成了“提到儒家就振奋起来=拥有智慧”的王财贵公式;
看来西方人不懂儒家,听了孔夫子的教诲也不会“振奋起来”,因此西方人显然是“整体性没有智慧”的。这个逻辑“很好,很强大”,各位服了没有?
从这个例子中,大家看到:如果缺乏科学的思维方式,很容易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可以说在学术领域里寸步难行。无论你知识多么的渊博,学习多么的用功,名气多么的大,资格多么地老,结果还是“开口就错”,而且错得很离谱。无论你一生花费多大的代价建立起来的“知识体系”,在缺乏“科学思维方式维系”的情况下,都像是建立在沙子上的城堡,一点潮水就能够让它消失无踪。
这样子的儒家大师们,如果连自己建立的“知识体系”都十分不可靠,连这么简单的思维逻辑判断都会犯明显的错误,您敢相信他在为您的孩子和中华民族的未来所做的“美好愿景”就一定是可靠的吗?会不是是一场更大的笑话和幻想?但是,这个注定是不可靠的幻想,却需要用您用自己孩子来当小白鼠做实验?您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家长,会因何原因就轻率地决定“一心跟从王财贵理想”吗?

三:儒家为何缺乏基本的思维训练?
中国的儒道释三家中,儒家是根本不讲“科学思维方式”的,骨子里还是反对科学思维和科学精神的。因此长期学习儒家思想,必然导致严重的思维缺陷。
因为,儒家可能是一种“文化体系和文化现象”,但是根本就不是一种“学术体系”,更不是“思维和科学真理的研讨”学说;它只是一套“人际关系标准和行为规范要求”而已。这种儒家所谓的“学问”与真正的“学术文化”是根本没有关系的。其实,历史上的儒家(先秦儒家),就只是一些搞各种典礼和仪式的主持人策划人罢了,不是什么文化和思想家。后世的儒家形象,是统治者捧起来的“万世师表”,别对儒家指望太高了。
在本质上,儒家思想是不允许人去“思考”和“怀疑”的(该问题前面的文章论述已经较多,这里就不多说),儒家体系关心的仅仅是“服从”和“次序”以及“立场”。因此自然不可能去培养后人的思维,发展什么“思维训练”了。因此儒家学人们一旦遇到现实生活的问题,闹出各种匪夷所思的笑话和矛盾也就不奇怪了。
与儒家相反,中国的佛道两家都重视思维的训练。中国道家的基本原则是“法天地自然”,人们提高自己的方式(修行)是“求真,修真”;因此道家从本质上来说,必然是尊重事实,尊重科学的,喜欢研究世界奥秘的。因此,道家长期以来就是古代中国的“科学家”。这是有充分的“历史事实和依据”的,并非我乱戴高帽,不了解的人请参考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好了。
佛家也是这样的。如果有人认真研究过佛法,就知道佛法强调“求真求实”,追求对“宇宙的根本实相和最终真理”的认识;佛陀说自己是“真语者,实语者,不妄语者”;与儒家“圣人和先人崇拜”不同,佛陀对于后人的要求不是“跟我学”和“盲目服从”,而是要求他们独立思考,对前人的结论不断地提出质疑。佛家说“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这不就是“批判性思考”吗?
佛家也提出了“真理的标准”,与儒家“祖宗说的,圣人说的,领导说的就一定对”不一样,佛说要“依法不依人”,就是要人依据宇宙的真理,而不是盲目相信听从“佛祖的话”。禅宗“呵佛骂祖”的精神,让儒家传统下的国人惊骇莫名,其实这种行为并不是“离经叛道”的荒诞,而是符合佛法的根本要义,要人们不要崇拜偶像,迷信先人。
很多人不知道,佛家还有一套严格的逻辑思维训练课程,如唯识宗的“因明学”,比西方的逻辑学更完整更严密。因为西方逻辑学只涉及“一元思维训练”,而佛家的“因明学”则涉及了系统的“二元思维训练”;不过,西方的逻辑学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很难懂”了,佛家的“因明学”也自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目前据我所知,在西藏某知名的佛学院还在传承,他们也有“辩论赛”,学生们可以提出“佛不存在”这样的论题来互相争论以理清思路。有些人要学习几十年才有可能获得毕业的资格;更多的人终其一身都无法毕业。那些以为佛学就是“念经求保佑”的宗教迷信行为的人,实在是很不了解佛学。
与道佛两家这种“以事实为准则,以真理为标准”的学术文化体系相比,“儒家”实在不能称为一种真正的“文化和学问体系”。它更像是“政治派系”,强调“立场”和“强权就是真理”的“党性原则”,因此,如果用“思维”和“事实”来剖析儒学的话,实在是“惨不忍睹”的。
儒家学者们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说大话空话胡话。儒生们喜欢说一大堆的“结论”和“判断”,但是却无法对自己的结论和判断给出思维依据和事实依据;喜欢“莫须有”的立场,无端地扣上各种帽子就一切OK,实在让人无语。你骂人是混蛋没问题,但是你最好认真地拿出证据,证明他就是混蛋。可是缺乏思维训练的儒家才不管这套,只管站稳立场,只会扣帽子,因此我常常说儒生没脑子。
可是,悲惨的就是:儒生们虽然没脑子,也不会做事情;但是偏偏“很有远大理想和志向”,喜欢对自己根本就不懂的重要领域,比如社会,政治和文化,发表高见,喜欢指指点点地告诉你“世界该怎么办”;但是糟糕的是,他们基本上无法对此负责;他们自己的观点都缺乏最基本的思维逻辑论证,常常是漏洞百出;更别提“现实可行性论证”了。如果人们想做点事情,居然去听从儒生的“建议”,基本上结果就是“死定了”。历史上就可以发现:只要是儒生们当道当权的时候,往往也就是国家的气数将尽了。
我在批孔系列文章中,已经指出过孔子思维和逻辑上的自相矛盾。其实孔子算是很好的了,可能毕竟还是跟老子学了一点“道”,虽然有些矛盾,但是思维还不是很乱。后来的儒家们就完全是“惨不忍睹”,张口就胡扯,把明显就有严重缺陷的“大言不惭”当做“真理”到处宣传;很奇怪的就是:国人们似乎就是无法“发现”这些儒家的问题,证明儒家的“愚民工程”做得不错。
我们来看看“亚圣”孟子,他就比孔子更迂腐,思维更混乱,但是又比孔子更自以为是,更感觉良好。这里看看他关于政治纲领的著名论断:"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巨室之所慕,一国慕之;一国之所慕,天下慕之;故沛然德教溢乎四海。"
我们一句句的分析好了:为政不难----儒家常常大言不惭,把什么事情都看得很简单,什么都敢说,敢做;但是却往往无法对自己的言语和行为承担责任;与道家对于任何事情都“不敢”的心态相比,儒家传人们可谓“器宇轩昂”;什么胡话都敢说;亚圣自称孔门弟子,却不懂孔子“临事以惧”的谨慎,两人境界相差太远了。
不得罪于巨室。原来他的“好主意”就是这个;虽然是馊主意,但是也算“实用主义”,这种为少数权贵利益服务的“为政原则”,为强权势力服务的“政治主张”,虽然谈不上“国民的整体利益”,更谈不上“富国强兵”,也不符合儒家“爱民亲民”的仁政主张,更违背孟子“民贵君轻”的大义,但是可以消解内部矛盾,对于巩固自身的位置倒是很有好处的。
巨室之所慕,一国慕之。可是,一进入“论证阶段”,孟子的思维缺陷就暴露无遗了。他的理由居然就是:权贵们的利益所在,就是全国人民的利益所在。权贵们喜欢的,就是全国人民喜欢的。这难道有什么理论和现实依据吗?难道是“事实”吗?这种古怪的“孟式逻辑”,真的存在吗?
一国之所慕,天下慕之;这个根本就不是“进一步的依据和推论”,而是进一步的“结论和断语”,进一步的胡说八道;儒家似乎“语不惊人死不休”,非要把错误放大到荒诞的地步才罢手。如果把上面的“孟式逻辑”推广普及到“全世界”范围加以应用,就更滑稽荒唐了。差不多等于说,假如某国王尊重和保护伊斯兰国家的贵族们(巨室)不吃猪肉而爱吃牛肉的“价值选择”,不得罪他们,支持他们的行为。这样一来,全国人民都会自动追随他们,都爱吃牛肉了(为什么?真的吗?)。也因此,世界人民都会“一心向往”学伊斯兰的爱好,这样全世界就都爱吃牛肉而不吃猪肉了。这可能吗?这是哪门子的推理判断和逻辑啊?中国人举国上下皆“慕筷子”,西方贵族“慕刀叉”,也没有见“天下慕之”,别人也不来学;彼此照样“坚持自己的习惯爱好”呀?
故沛然德教溢乎四海,我们看到孟子出主意的对象,恐怕是一个对于权贵势力无可奈何的“国王”,就像是鲁国的国王一样,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的实权。当时鲁国政治实际取于“三家”。假如这时候孟子给鲁国国王出“如何稳定统治和王位”的主意,自然会提醒他“别去得罪三家巨室”。虽然这有些窝囊,不是什么很有智慧的好主意,但也还算是“现实”;否则搞得“巨室”们不高兴,弄个“三家分鲁”,会让国王连表面上的“尊严地位”都没了。
对这种无能为力的局面,无奈地接受也算是明智的决定,但孟子却会用“漂亮语言”装得“无比辉煌”,获得心理上的极大满足和自我陶醉;“沛然德教溢乎四海”,原来大清国的阿Q,就是孟子们长期教育培养出来的。以为仅仅抱“不得罪于巨室”这种简单的态度,就能够让国家成为“全世界的榜样”,真够夸张的;有可能吗?只要有一点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就知道孟子的这些话,是用一句胡话,再接一句胡话,越说还越起劲,好像说的嘴大,就是真的一样了,很光彩的样子。儒家把很复杂的事情,说得很简单,其实完全就不可行。
看了孟子的这种“思维逻辑”,各位再想想上面举例的王财贵教授“语言表达模式”,是不是两者如出一辙?王财贵把拯救社会的手段,简单地归结为“回到儒家,回到经典”,把“具体的教育方式”简单地归结为“小朋友,跟我读”这种“教育六字真言”,看起来“举重若轻”,却同孟子的“为政不难”一样,完全是儒生的幻想迷梦和不切实际的口号。
显然对于拥有这种“远大理想”的儒生们,就别指望他们做什么实际的事情了;尽管他们嘴上可以说的很好,理想很远大,信誓旦旦的,也千万别当真。这还是正统的儒生,没有私心,真心想要“救国救民”的君子儒;如果是“小人儒”,别有用心的,就更不用说了。

四:王财贵悖论,说明办教育必须首重“科学思维方式”的培养
一个学养很浅的年轻教师,就可以轻易找到“国学大师”严重的思维错误。这充分说明“科学思维方式”的重要。如果一个人缺乏科学的逻辑和思维方式,穷其一身勤奋钻研和学习的结果,只能是一肚子的“不合时宜”,造成自己人生和事业的失败,更造成自己学术和教育的失败。如果各位去看一下王财贵的教育背景,是纯文科的,而且以“宋明理学”为其一生学术研究的重点,极度缺乏西式教育思维训练。因此他在思维上有这种缺陷也很正常。思维方式的缺陷,不可能因为知识的完善和充实得到弥补。相反,只有思维方式的完善,才有可能良好地学习,运用和驾驭知识。
我认为,全国办私学的校长们和老师们,一定要吸取王财贵教授的这个教训。12岁以前的教育,一定要注意“科学”和“思维方式”的学习。我办今日学堂,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认为12岁以前的教育,最看重“语言”(包括英语和汉语)以及“科学课”,这是学堂的重头。其实,就算是学堂的语言课程,我选择的内容,往往首先考虑“科学性内容”,反对使用“文学性内容”;比如英语课堂以“科学和百科影碟”来进行教学。因此,在学堂里面,即使是英语和汉语这样的“语言学习”,其内容也往往是“科学教育”的内容。这些教材,学堂都主要采用西方编写的内容。在中国这种缺乏“科学思维方式”的国家,是无法编写出合适的科学教材的。但是国内却因为“出版利益”和“职称评定”,“教学成果”等的需要,充斥了大量“很不科学”的科学课本和教辅;我们的教育系统不愿意引进先进国家的科学课教材和教学法,让一批庸师瞎编,国内就只能玩“知识点教育”式的“科学课程”了。因此家长们只能依靠自己来“引进教材”,幸亏国内的出版界还有一些翻译过来的科学教材课本,可以供家长们选择和使用。
不仅教材和内容的选择以“科学科普”内容为主,学堂的教学方法,也是采用“批判性思考”的方式,而不是传统的“知识灌输和接受”,而是要求学生要找出学习材料中的“逻辑矛盾”,进行质疑。这些方式,请大家参考“学堂教学案例实录”。
正因为学堂的教学是这样,因此学堂对于师资的选择,就与大多数学校不一样,学堂要求必须具有基本的“科学思维方式”的老师,才能够进行实际教学工作。学堂课程中,即使是纯文科的课程,教历史和古文的老师,也最好是理工科的大学毕业生来担任。因为在中国,由于文科教育的失败,文科生的思维基本上已经被破坏,无法适应学堂要求的教学工作。关于这个问题,请参考我【千万不要读文科】系列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7cd6a10100bozg.html。
当然,这里绝对不是说,只要理工科大学毕业生就一定具有“科学思维”了。理工科学生的思维被破坏也很严重;只是相对于我国的文科生来说,理工科学生还有一些基本的科学和逻辑思维能力,心态上更愿意“面对事实”一些,容易培养一些。文科生要补上这一课难度很高,而且文科生的情执往往很重,幻想很多,愿意具体踏实做事的能力也往往不如理工科毕业生,因此学堂宁愿选择文科成绩比较好的理工类大学毕业生担任学堂的教师。
当然,很多私塾可能不具备这种条件,不得不采用文科背景的老师来教学。如果这些文科背景的老师,愿意在教学中学习科学思维方式的话当然也可以。不过,这对于办学堂的校长来说,重新塑造和培养科学逻辑和理性思考的任务就很重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孔学批判六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儒家、道家、佛家三教合一网  

GMT+8, 2015-11-15 17:19 , Processed in 0.03291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