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灵无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潜灵无忧 首页 医学 查看内容

医之道与道之医

2015-10-17 13:45| 发布者: xiaocp| 查看: 6| 评论: 0

摘要: “医之道”与“道之医” 昨天从昆明飞来深圳,将要在这里多呆几天。这是春节前订下的一个约会,是一个非学堂家长特意安排的与一位“奇人”的会面。“奇人”本来是北方人,为何来到南方见面?因为他们说:春节期间, ...
“医之道”与“道之医”

    昨天从昆明飞来深圳,将要在这里多呆几天。这是春节前订下的一个约会,是一个非学堂家长特意安排的与一位“奇人”的会面。“奇人”本来是北方人,为何来到南方见面?因为他们说:春节期间,北方气候恶劣,还是到南方温暖地带交流好一些。另外说深圳有几个朋友,也想见见我这个“怪人”,因此这次会面,就是“奇怪之人”的见面吧?“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还是很开心能够见到一些“世外和世内高人”的。这些朋友都是企业界的成功人士,我也期待向这些朋友更多的了解繁华世间的精彩游戏。学道之人,对什么都比较感兴趣,都愿意学习和了解。
    到深圳是学堂家长黄先生和邓女士夫妇来机场接的,享受了一回宝马七系列“礼宾车”,加上“公司董事长做司机”的高级待遇。邓女士说想安排我住大梅沙海滨的高档国际宾馆“好好享受一下”,还说我难得“下山”,因此在深圳期间,她要专门给我安排专车和司机,带我好好感受一下“南方都市的繁华”,真是非常好心和热心的家长。不过我告诉她,去年经朋友介绍只匆匆见过一次的任先生作为这一次的东主,已经提前安排好了宾馆,我们就直接去定好的宾馆好了。深圳我也不熟悉,也没什么想去参观游览的地方,就不用专车和司机了。
    到宾馆后,我发现这家宾馆的档次很高,有内部的中西几个餐厅,购物中心等,居然还有一个漂亮的游泳池。不过这个季节,我可不想下水去游。我也没看到有人游泳,只是池水碧绿,看起来很诱人。做外贸的黄先生说:“这家酒店是法国投资的国际连锁酒店,他在国外的时候也住过;硬件和管理都很到位,是按照国际统一的宾馆标准来做的”。吃中餐的时候,看到服务员的培训素质的确很不错;与内地的很不一样,细节上很留心;黄先生自豪地说:深圳的服务业是国内最好的地方。看来作为当年的“国际小窗口”,这个小渔村的快速发展,为邓小平先生赢得了很多的拥护者。
 
    下面是酒店的大堂照片以及游泳池深圳记行之一:“医之道”与“道之医”
深圳记行之一:“医之道”与“道之医”

深圳记行之一:“医之道”与“道之医”

    来深圳的前一天,在昆明我向一位去年交流过的老武术家讨教(未得老师许可,不敢把老师的名字拿出来晒)。把一年来的练武心得拿出来给老师“晒晒”,请老师指点一下;当然,老师也要“实地验证一下”我有没有偷懒,试手结果自然是“大败”;老师的年龄都70了,可比我动作更快,身法更灵活,手法变化莫测,防不胜防。特别是老师的听劲惊人,一搭手就被控制住了,无法动转。夫人看我如此“不经打”,显然有点沮丧。问老师:我的毛病在哪里?今后该如何改进提高呢?
    老师说:一年来我的进步很大,悟性和灵活性都很好。唯一缺的就是实战经验,这个东西靠练是不行的,得经常找人“打”,还必须找高手打,才能找到感觉。天,我一个文人,怎么可能到处找人打架呢?我说,与一些练过搏击的人对打,好像也没有吃亏呢。老师说“那些两拳加一腿”的人,不是真正的内家功夫,玩的主要是动作熟练。跟他们打,是练不出内家拳感觉的。要找真正的传统武术高人“喂招”;我看名人好找,高人难寻,这一条难度很高呢。
    不过,此行最大的收获就是:老师答应找个机会来会泽,去【狮子馆】看看孩子们;他告诉我,已经看到【信息报】上对我们学堂事情的报道了,很关心我们。他觉得我们做的这些事情是对的,是做好事;很支持我们。老师认为传统文化的根基不能丢,孩子们从小学武,习文,学做人,学做事,是很有好处的。体制教育的问题太大了,他看着身边的很多人,知道不能这样瞎教育下去了。老师虽然练武一生,但是对“文”情有独钟,写诗,书法都很让人佩服;老师如果真的能够来学堂,指点一下孩子们练功就太好了。很多国内的“武术高手名家”,基本上在他面前都“不敢言勇”。如果老师愿意给孩子们指点一二,学堂的武术水平会得到很大提高的。
    在昆明会完了“武术明师”,昨天晚上与深圳的十几个家长一起吃饭和交流。他们听到我来深圳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互相通知,很快地到宾馆会聚了;一张最大的超级宴会桌都坐不下,我都不知道居然深圳有这么多家长了;其中最资深的家长,是一位五年半以前,就把孩子送来学堂的家长。邓女士有点“嫉妒”地说:“你的孩子居然比我们孩子早去学堂五年,少受多少害呀”,一直在叹息五年前不知道学堂存在,走了很多弯路,让孩子受了不少罪。可另外一个家长站出来说:五年前你才舍不得送呢,因为五年前她与把孩子送去学堂的家长一起去武汉看了学堂的,却因为舍不得孩子离开自己去“独立生活”,结果现在看到两个小孩子假期在一起后的表现差别很大,每年都在后悔,因此更遗憾。我跟这些家长们聊得很愉快,深圳的家长们都很好学,晚上抓住我问了很多各类问题,说是“可以一晚上不睡”。大家直到很晚才走。
    家长们走后,我因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又找到一位“中医明师”交流思想,主题就是对目前“医疗乱象”的看法。
    这位医者,是我所知道的一位极为高明,我也很佩服的“古传中医”实践者。他对于西医惑乱人心,骗钱骗人的行为痛恨至极,常常写文章大骂西医,在国内国外都很有影响力。不过因此他也招来很多西医利益集团的痛恨。他说,他的“人生使命”就是要“骂死西医”,让西医骗人骗财的本质原形毕露。而且他不仅仅是骂,更令人惊叹的是:他行动上处处与西医作对;西医治不好的病人,他偏偏可以治好。因其过硬的医术和实际疗效,就算西医们被骂得狗血淋头却也无语回答。实际上,很多西医都承认他的医术高明,一些西医在发现自己治不好病人后,就会推荐病人去找他。他的徒弟也说他的医术匪夷所思,治疗方式常常变化莫测,随心所欲,手到病除,不是“学得到”的那种医疗技术,自叹不如。我觉得能够这样治病,已经到了“非恒道”的医道水平了,真的很了不起。
    但是,最让我吃惊的是,他对中医的意见一样很大。他说现在的中医比西医还堕落,他一样要“骂死中医”。哈哈,真是一个可爱的老头,一个人就敢单挑整个医疗体系----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我真是太佩服他了。道家高人的风范,就是这样真实,率性而为,会做事,也敢作敢为的。他也不怕天下人都骂他,更不怕天下的医生都乱套。(不过他真要到了“老子”这样的“不敢”高度也不成,就啥都不做了,我们就见不到这样精彩的对决了)
    我问:你把中医体系和西医体系都挑翻了,将来怎样建设新的医疗体系呢?他说:真正的中医,就是古传的道医,就是他现在推行并实证的这套医学。但是现在的体制内中医,根本就远离了祖宗的教诲,是不中不西的怪物,背祖离宗的败家子,当然要骂死他们。
    如何传递和发扬真正的“古传中医”呢?他对此话题却有些黯然。说:这已经不是他的“人生任务”了;他只是一个‘唤醒者’,负责揭露医疗界的真实内情和内幕,把西医骂死,把中医也骂死,让人们认清现在社会中的中医和西医的恶劣本质,让中医和西医的体系都“天下大乱”。
    至于如何建设新的,真正的医学体系,他已经没有时间去做了,这是后人的任务了。他只能作一个示范和榜样,把真正的医学种子洒下,将来如何成长,如何培养?他就管不着了。
    他不计利害,不惜毁誉,用顽强对挑的方式,来挑战我们社会这个强大的医疗体系;做一个在医疗第一线冲击医疗黑幕的先锋战士,用自己的全部努力“趟过雷区”,为后来者开辟通道,已经完成了他最想做的事情。至于如何恢复传统中医的建设,这件大事只能交给下一代,由年轻人去完成了。”
    这位可敬的医者,晚年也带了一批徒弟,想要传承他的衣钵。但是好像他并不满意这批徒弟的表现。他说“徒弟们都太职业化”了,很多人没有追求真正医道的精神;不少人只是把他的“医术”学了一点点,能够用出来治好一些病人,就满意了,停步不前了,不再认真钻研古医书,不好好研习医道。
    而且他认为这帮徒弟们的天资不够,很多东西无法消化理解,加上不太用功,还带有很多世俗的功利心;而且他带徒弟的时间还短,教得比较匆忙;要想把他的东西彻底拿走,完全继承他的衣钵,还有很多有形无形的障碍。他对此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接受这个局面。因为他已经没有太多时间来慢慢等缘分成熟,慢慢地挑徒弟,再按部就班地带徒弟了。幸亏古人留下了这么好的医书,想要学习医术的话,永远都不会找不到门径。”
     他的“衣钵”将交给谁呢?他没说。只是说:有缘者得!
    不过,他非常乐观地说了一句话:未来的世界,一定是中医的世界!古传中医才是人类真正需要的医疗系统,中医一定会在全世界发扬光大的。
    不过,到时候是不是“中医”的名字,就很难说了。因为现在的“中医”,已经被利益集团们破坏了,而且也在他批判和“打倒”之列。
    不过,讨论中,我与他也有一些不同的意见。我提及:他的医如果与道在一起的话,最终的结果,就不会让他有目前的一些失落;也许就会结出更美好的果实来了。
    他很不认同地反驳:我搞的就是真正的医道,不是什么“医术”。而且要达到他想要达到的目的,现在他做的一切,就是最合适的。
    我看他有些误会,就说:我承认他的东西的确符合“医之道”。但是我认为最理想的局面,却是“道之医”。
    他说:此话怎讲?这句话的确有些“咬文嚼字”,我只好多解释一下:
    我说:您的医道水平已经很高明了;但是再高,也只是停留在“医之道”这个层次上。也就是说,“医者以医好病人为目标”,用各种精妙的手段,来治疗似乎已经“不可治疗”的病人;从这个层次上来说,您已经达到了医者的极致,已经入了“医道”,比别人仅仅是玩“医之术”要高明很多。这也是您被很多人推崇,同时也是您的敌人对您很反感的原因。然而,不管水平多高,您依然是一位“医生”,而没有“入道”。
    不过,“道之医”却不一样,是“医者以不医为目标”,达到了“于医相而离医相”的高度。这时候他不是一个简单的“职业医生”,而是“懂医的道人”了。
首先他必须具有他现在的医术水平,可以治好很多别人治不好的病。第二:即使他有这个能力,也不一定要用出来,而必须学会以“不医”的心态去行医,达到“尊重病人的自主选择,不介入病人自己的因缘”这种“不动心”的状态。第三:他还需要“放下自己的医疗技术”,设法让病人学会自我康复,“不医”却能让病人健康长寿。这样就“忘记自己的医者身份”,选择了道家智慧的“无为”;这就是“神人无功”的高境界。“因其无私,故能成其私”,这样他就成为了一名真正医道很高明的“道之医”。
    用这个道家层次的标准来看的话,我认为以他现在的程度,只入了“医之道”的水平,虽然中医界已经没有几个人有这样的水平;但是他还没有进入更高的“道之医”的境界。不过,古往今来,有几个医者达到了这个水平呢?
    因为这位医者,目前还有强烈的爱恨情绪。他对于西医把病人医死了,会很难过和伤心。对于病人要去“找死”,也很愤怒,会大骂病人笨蛋。如果病人找上门,即使没有太大的希望,他也会尽力地投入治疗;如果病人没有挽救过来,他会很难过,尽管这是他早已预料的结果。他认为:医生就是要治好病人,不认为病人也有责任不让自己生病。
    如果达到了“道之医”的境界,他就不会有这样的困扰了。到了这个境界,他会平静地接受病人的任何选择和结果;这样,他自己的医术传承,新的医疗体系的建立等等,都会容易很多。不像现在,由于他用自己的精妙医术,顽强地与医疗体系和病人“作战”,强烈的二元对立思维模式,使得他身心都很累;同时他全心关怀的中医传承事业,不得不面临很多“未知因素”的障碍。
    不过,他如果要达到这个“道之医”的境界,就不是如何进一步“提高医学水平”,丰富医疗手段和方法,知识结构等等的问题了,而是如何提高“心性”的水平,需要“潜心修道”的问题了。可惜的是,目前他老人家尚未有缘进入这一层次。这与他太沉迷于“医”有关,无法跳出来“看自己的路”。当然,这可能也不是他的人生追求选择。我作为“后生”,对此也不方便多说。
    这位医师对我最大的启示,就是我必须要反思自己“教之道”与“道之教”的问题。原来我认为自己的“教育水平”很不错,懂得了“教之道”,人就比较自负。后来“为学日益,为道日损”之后,就没有这么自信了。我越来越发现“教育”的局限性很大,以及自己不能干扰别人的因缘。如果学生有想学的心,很轻松就可以取得很好的进步,我只是一个“助缘”。如果学生不想学,我再费力用心地“教育”也只会吃力不讨好。原来我见到愿意好好学习,进步比较快的学生弟子们就很开心;遇到一些怎么也教不会的人,就会很生气;但是现在就不会这样执着了。一些人怎么也学不会我的东西,我也会笑眯眯地接受了。这就是我常常说的“尊重别人保持愚痴的权利”。 我想,作为了解“道”的医生,虽然以“治病度人”为己任,同时也需要尊重病人们“找病,找死”的权利;最重要的,是要鼓励病人们“自助者天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儒家、道家、佛家三教合一网  

GMT+8, 2018-2-17 06:59 , Processed in 0.154064 second(s), 19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